大兮集團 > 集團資訊 > “無產者”的互聯網+和實業家的+互聯網

“無產者”的互聯網+和實業家的+互聯網

“無產者”的互聯網+和實業家的+互聯網


2016-07-25 大風起兮 問問我建築平台

——寫給問問我

封筆五年,不覺手已生疏。伏於案前,已無當年文思。在這個互聯網無孔不入的時代,文字已然蒼白無力。也許是人近五十,好為人師的緣故,取了“問問我”這個名字。 有人問我,為什麽一個建築網站取個名字叫“問問我”,其實很簡單,真正的“問問我”尚未出世。問問我建築隻是“問問我“之一。未來的計劃裏,“問問我”將涉足眾多行業,譬如農業、譬如教育、醫療…,是一個谘詢平台、是一個實用型網絡工具。因為我以為,隻有把官網做成平台、隻有把平台做成工具,問問我才可能是哪概率中的千分之一。 對於建築“問問我”,不管折騰得多麽熱鬧,我清楚的知道,並沒有多少人看好,因為淘寶在那擺著,就如同朝陽花之於朝陽,任誰隻能做為追逐向往的目標,超越“你想都別想”!走好自己的路!踩出自己的道! 對於互聯網,我是個門外漢,早些時候,我就想不要一味的跟風,盲目地搞什麽互聯網+,我以為,互聯網+不是人人都能搞的,她不是一個大眾模式,世界上沒有一雙適合所有人穿的鞋。如果一個實體搞互聯網+,很容易走上互聯網“燒”實業的邪路上去;如果中了跨界整合的毒離開本行業搞互聯網+,其結果輕則給自己背上一個包袱,重則“賠了夫人又折兵”,錯失轉型良機; 互聯網已是大勢所趨,不搞不行,作為實業家或實體企業,隻是不要搞什麽互聯網+,而是在堅守自己產業優勢的前提下用實業+互聯網,把互聯網作為上檔升級的的一個工具。看似一個倒過來的簡單順序調整,其結果也是顛覆性的,顛覆了互聯網+的模式,如此一來,就好比給企業安上一對可以飛翔的翅膀。為了更清楚地闡明這個立意,我想進一步深化我的觀點:
一、“無產者”的互聯網+不適合實業家和實體企業,馬雲不是實業家的標杆 

互聯網+是“無產者”的“專利”,是燒出來的。我們必須看清整件事實,一是互聯網最初是那些人在搞?二是那些人在燒?三是燒的是誰的錢?四是為什麽要燒? 答案其實非常簡單,排除偶然性和特殊性,結論是一批既無產又無業的“無產者”(當然有創意有膽識)幹起來的,錢就是這些絕頂聰明的人在燒,他們為什麽要燒呢?不燒就沒有流量、沒有流量就不能瞬間出名,就不能脫穎而出,就沒有風投,就“玩”不下去;他們燒的不是自己而是風投的錢。所以我把互聯網+叫著互聯網“燒”。搞互聯網+是要燒錢的,作為實業家,你舍得像他們那樣燒嗎?問題的關鍵還不在這裏,這些人還燒不死,他們燒不死自己也燒不死別人,自己沒有錢燒不著,別人(風投)有錢不會全交給他燒。作為實業家,你有可比性嗎?馬雲的交不起電費、發不起工資就如同馬雲的瘦瘦的身板一樣,是極具代表性的。他的成功故事其實已經告訴了我們兩個事實:其一,“無產者”是無產的,成了賺它個盆滿缽盈,不成“毫發”不損;其二,“無產者”是無名的,成了英雄,不成名聲無損。作為實業家,成了和馬雲一樣風光,不成就是“敗家子”。所以互聯網“燒”是“有錢沒事幹(風投),沒錢鬧翻天(“無產者”)”的兩類人的互聯網事業! 成功的馬雲是值得敬畏的,因為不成功的馬雲不存在!我們為什麽要去學馬雲呢?榜樣的力量雖然無窮,但榜樣的選擇卻至關重要,就如經商的去學焦裕祿,就如從政的去學黃繼光、就如反腐的去學雷鋒,那是要不得的!所以,馬雲不是實業家的標杆,互聯網+不是實業家的選擇!

二、+互聯網才是實業家的正確選擇,京東的互聯網“燒”值得反思
中國人“從”(順從、服從、跟從、從眾)的奴性和“造”{創造、造反}的狼性是並存的,長出野心(亦或理想)的“無產者”的顛覆性是可想而知的,豈不聞大澤鄉的一個小小農民竟能以“王候將相寧有種乎”的驚天之語顛覆了一個王朝。互聯網與當年的陳勝所不同的是以曆史的必然性顛覆著我們傳統產業。實業家麵臨著被互聯網+來+去的整合危險。 於是,一批所謂思想前衛且危機意識強烈的企業家,倉促披掛上陣,舉起互聯網+的旗子亦步亦趨地鸚鸚學舌地跟著+、跟著燒,然而燒的並不灑脫,幾年、幾十年的血本,燒的痛啊!痛不算什麽,燒“死”了怎麽辦?同樣是“死”,前者”“死”得其所,後者“死”得毫無價值。 更有京東,燒得異常猛烈,使我百思不得其解。京東本就在業界搞得風生水起的,為什麽要跟著“無產者”去燒呢?你穿著皮鞋走馬雲當年的路。我想京東的熱鬧過不了多久也許會消停的。因為現行的互聯網思維和模式是“無產者”的,互聯網+,也就是互聯網“燒”,互聯網“燒”是“無產者”顛覆實業的思維和模式,不是實業家的選擇! 搞互聯網就一定要燒嗎?楚王好細腰,我不以為然!因為實現夢想的方式從來都不隻是一條道路!作為實業家或實體企業,我們為什麽要用人家顛覆自己產業的商業模式來搞互聯網呢?作為實業家搞互聯網,必須要反顛覆,顛覆“無產者”的互聯網+模式,顛覆“燒”的模式!走出一條實業互聯網之路——“+互聯網”。 所謂“+互聯網”就是用實業+互聯網,例如問問我就是用建築去+互聯網,用若幹個建築公司、建築類的谘詢公司與互聯網聯姻,演繹了道生一(建築)、一(建築)生二(建築+互聯網),二(建築+互聯網)生三(建築+互聯網以及建築服務平台)、三(建築+互聯網以及建築服務平台)生萬物的天道邏輯,當然成功與否還要拭目以待!
三、什麽是+互聯網思維模式呢? 

實業家與“無產者”的最大區別點在於,前者是無中生有,後者是錦上添花。之所以說它是錦上添花就是不要把既有產業顛覆掉,而是利用互聯網這個工具實現內部結構調整、外部產業整合,把產業做大、做強、做新,不是打爛了重建。換句話說不是“革命”,而是改良,這是思維之一。 思維之二呢?就是不要無效的流量,而要精準的用戶或客戶;換句話說就是不要急功近利為了流量而盲目的燒錢,因為你有實業做支撐,網絡會給你帶來業務;因為有實業收入,你不是太需要吹糠見米引進風投。即便要燒。也不必你追我趕,如果大家都冷靜地燒,把燒的節拍放慢一點,是不是會減少很多浪費。 思維之三,線下為主、線上為輔或者是線下與線上並舉,“用網”而不被“網死”。 思維之四,“+互聯網” 模式是嫁接,是整合,主要的不是融資,而是融業。融資的錢要花在產業、行業的整合上。 馬有馬路,車有車道,鴨吃螺絲雞吃穀,各有各的福,千萬不要浮躁,選準自己的道!但是,我們一定要記住,互聯網隻是一個工具,不管是正+還是反+,我們都不要被互聯網所駕馭!
                                   0一六年七月二十四日晚完稿於書房